您的位置:扬州律师团网 > 亲办案例 >正文

银行贷款担保合同纠纷追偿案

来源:  时间:2018/2/11 15:39:16

原告:泰州市中天新能源产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泰州市海陵区九龙镇。

  法定代表人:袁凯宁。

  委托代理人:李晓雅,北京市高朋(扬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1:泰州市佰特机械配件有限公司。住所地:泰州市海陵区九龙镇

法定代表人:袁顺兰

被告2:袁顺兰

被告3:申龙华

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袁兴无、张斌(实习),江苏海之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泰州市中天新能源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新能源)因与被告泰州市佰特机械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佰特公司)及其余被告发生担保合同追偿纠纷,向泰州海陵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

请求判令1、被告佰特公司对债务本息6208384.15元承担清偿责任;2、被告袁顺兰、申龙华在被告佰特公司不能清偿的范围内承担各自应承担三分之一责任份额;3、三被告承担因实现债权所产生的律师费70000元;4、三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告诉称:

被告佰特公司于2015年4月29日向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泰州分行(以下简称兴业银行泰州分行)借款9000000元,原告以及被告袁顺兰、申龙华分别对该笔债务作了连带责任担保。被告佰特公司借款9000000元后,将其中的2803787.1元转借给原告使用,后被告佰特公司逾期未能向兴业银行泰州分行还款,银行要求原告履行了全部担保责任代偿了借款本金9000000元和利息12171.25元。除去原告自行使用的2803787.1元,尚余6208384.15元本金及利息,应由被告佰特公司清偿,被告袁顺兰、申龙华在被告佰特公司不能清偿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三被告共同辩称

一、被告佰特公司向兴业银行泰州分行借款、原告中天新能源公司及被告袁顺兰、申龙华为其提供担保是事实;但该笔贷款实际是原告中天新能源公司利用被告佰特公司的平台进行融资,是该笔款项的实际使用人,最终的清偿责任应由原告承担。从该笔贷款的形成及及资金流向来看,原告为该笔款项的实际使用人;

二、原告2016年4月28日转入被告佰特公司账户的9000000元本金及12171.25元利息,是原告归还的佰特公司借款,并非原告诉称的基于保证责任而履行的新的还款义务。理由如下:

1、从被告佰特公司与原告于2015年4月29日签订的《借款协议》看,原告向被告佰特公司借款9000000元,目的是解决原告的上级主管部门新能源产业园区基础建设临时资金的周转困难,该协议对借款利息、借款期限、利息的结算方式及借款到期后本息如何归还均作了明确约定;合同签订后,被告佰特公司按照原告的要求将9000000元通过上述四家公司转入原告账户,借款合同为实践合同,被告佰特公司履行了出借义务,借款协议依法成立并生效;当还款期限届满时,原告应依约履行还款义务;且该借款协议约定的还款期限为2016年4月28日,借款到期当日原告将2803787.1元及6196212.9元(合计9000000元)本金及利息12171.25元转入被告佰特公司账户,实际是原告归还借款,而非履行保证义务。

2、原告提供的四张包括中国农业银行电子回单、兴业银行的特种转账借方传票的内容看,是原告将9000000元及利息12171.25元转入被告佰特公司账户,如果系还款应当直接汇至兴业银行泰州分行账户,而非汇入被告佰特公司账户。

3、从原告提供的兴业银行泰州分行《履约催收通知书》的内容看,不能证明原告承担了贷款归还的保证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5年4月28日原告以保证人身份与兴业银行泰州分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约定对被告佰特公司在一定期限内连续发生的债务的清偿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最高本金限额为人民币9000000元,保证额度有效期自2015年4月28日至2016年4月26日。被告袁顺兰、申龙华亦以保证人身份与兴业银行泰州分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约定保证最高本金限额为人民币9000000元,保证额度有效期自2015年4月28日至2016年4月26日。2015年4月29日被告佰特公司与兴业银行泰州分行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一份,约定被告佰特公司向兴业银行泰州分行借款人民币9000000元,借款期限一年,自2015年4月29日至2016年4月28日。该借款合同附泰州市阳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最高额保证合同》、被告袁顺兰、申龙华《最高额保证合同》、泰州市阳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保证金协议》。原告自认其中2803787.1元为其所用。贷款到期后,原告于2016年4月28日,通过农业银行付款2803786.61元至被告佰特公司尾号为”11185”账户,当日通过兴业银行特种转账借方传票自”11185”账户转账2803787.1元至被告佰特公司尾号为”42×××63”账户内,转账原因为”偿还贷款部分本金”;同日,又通过兴业银行特种转账借方传票自原告账户转账6196212.9元至被告佰特公司尾号为”42×××63”账户内,转账原因为”代偿贷款”。同日,以原告户名又还款12171.25元至被告佰特公司尾号为”42×××63”账户内,备注为”本金利息”。案涉贷款发放至被告佰特公司账户后,资金流向辗转通过多家公司流转至原告账户,至原告账户后,2015年4月30日,被告佰特公司曾出具说明一份,”今泰州市佰特机械配件有限公司收到伍佰万元汇款,将由江苏迈世达电子有限公司代收”,原告当日将该5000000元汇入江苏迈世达电子有限公司账户内。

另查明,2015年4月29日,原告与被告佰特公司曾签订《借款协议》一份,约定为解决新能源产业园区基础建设临时资金的周转困难,原告向被告佰特公司借款9000000元,借款期限为2015年4月29日至2016年4月28日,借款总成本按月息12.5%,年息15%结算;借款成本中包含此项借款所产生的所有费用(包括担保费用及金融部门收取的相关费用),原告按约按实支付利息;借款到期后原告一次性归还本金并结算利息,同时约定的总成本扣除已支付的所有费用以其他奖励的形式结算给被告佰特公司。对于该借款协议是否成立、生效、实际履行,原告予以否认,被告也未拿出其他证据证明实际支付或者履行。

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法院判决:

一、被告泰州市佰特机械配件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泰州市中天新能源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代偿款本息人民币6208384.15元,被告袁顺兰、申龙华对原告向被告泰州市佰特机械配件有限公司不能追偿的部分各承担四分之一的偿还责任。

二、驳回原告泰州市中天新能源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第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没有提出上诉。

本案的争议焦点

原告偿还款项是作为担保人履行担保义务还是作为借款人履行还款义务

律师评析:

首先,案涉贷款发放至被告佰特公司账户后,虽然通过多家企业账户辗转至原告账户,但至原告账户后又因被告佰特公司的指示进行了再次分配。且本案为追偿权纠纷,基础法律关系为审查因《流动资金借款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导致的追偿权,被告佰特公司主张的借款协议与本案非属同一法律关系,其可另行主张,本案不涉。

其次,从兴业银行泰州分行出具的说明可以看出,原告偿还6196212.9元及利息12171.25元为银行主动扣划担保人账户,该款项的偿付的备注说明证明意思表示为原告向银行承担担保责任,而非解决双方之间的借款纠纷。故案涉原告偿付款项院认定为因承担担保责任而作出的付款行为。

另外,原告支付到被告贷款账户的900万元也不可能是偿还借款,如果是偿还借款,原告没必要打款到被告贷款账户。双方借款协议既然约定直接的债权债务关系,原告在没有提供其他证据的情况下,资金为何要绕一个大圈才到原告账上呢?更何况,从被告提供的支付证据上来看,原被告双方还有其他的资金往来。更能说明这笔交易并非单纯的借款关系。

最后,关于原告诉状中陈述“自己向兴业银行贷款900万元后再出借给被告”之后原告取得这笔贷款后,又与被告签订《借款协议》,借款年利率为15%。如果这个事实能够成立的话,原告就涉嫌刑事犯罪。原被告又怎能如此大胆,直接往犯罪的道路上走呢?

综上,针对本案的争议焦点,原告2016年4月28日一次打入佰特一般账户,另一次进入佰特贷款账户的两笔款项显然是承担担保责任,不可能是偿还根本不存在的借款。


撰稿人:李晓雅


编辑:李晓雅